安徽庐江:“城池埂”千年古城遗址今朝梦醒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9日

  悠悠岁月,冥冥千年,弯弯河流消逝了几多古今事,漫漫黄土掩埋了几多封尘史。在庐江县柯坦镇城池村,有一个名“城池埂”的处所,这里有座千年古城遗址,村里的居民也世代传播着一朝人杰不为人知的故事。

  古城无意沉睡两千年

  昔时的雄伟城池现在已成为一座水库,挺拔城墙已被剥蚀成“埂”,但城形照旧,城址仍然,护城河仍模糊可见,清波细浪,蒿草依依,环抱着古城旧址相依相伴,历尽沧桑。虽越千年时空,仍仿佛看到昔时的诸侯争雄、雄姿英才、刀光血影的混疆场面,仿佛看到一代帝王筑城为都,圈地为国的风光大热。

  极目古城,寻觅旧事,追溯汗青,感伤万千,犹如进入光阴地道在寻找一个未知梦中古城和与古城毗连的远古血脉。古城占处所圆一平方公里,呈四方形,内城虽被改成农田,从全体上看仍不失古城原貌。从当地白叟们谈论中得知,古城分“东城”、“西城”,城门在东,后门为西,“东城”门护城河前有“水圩”(即今天的水圩村),是用于防御仇敌加害的加护樊篱。“西城”有“荷碧塘”,是后城花圃赏景的处所。从古城外部情况看,东有“小烟墩”、“大烟墩”,是两处用于燃放炊火演讲敌情的“报警”狼烟台。古城以北有个“大城畈”,地势平展,是用于戎马操练的处所,紧挨“大城畈”有一口“大汉塘”(现为新建水库,面积300多亩水面),是古城表里戎马用水之处。“大城畈”右侧有一“草院”(今草院村),是屯积草料的场合。“大荒田”、“小荒田”(今徐田村)近百亩良田专供放马。在古城西边有“老曹山”、“小山”(今土院村)两处人造土山,估量是用于诸侯家族墓葬之地,在紧靠这两座土山旁,有一个名“毛屯”的处所(今毛屯村),其实名应为“矛屯”,是手执长矛长年守护诸侯陵墓的保卫驻所。

  城破风光照旧在

  1958年“”期间集体寻宝,其时人民公社组织挖掘队在“老曹山”掘开一座千年古墓,取出大量金银珠宝及殉葬品,按衣冠打扮可确定墓葬仆人为武将,为“曹君王”,传说与曹操有亲缘关系。现存这两座小山,地下掩埋着几多奥秘现在仍是一个未知数。

  古城南方有座“白兔山”,此山三座山岳呈圆顶形,传说是“宝兔”拉下的三粒“屎”变成的,(现已被石料场挖掘操纵,整个山体遭到粉碎,得到了原貌)。山下栖身着一个复杂的周氏家族。1986年,县文物馆一名文物工作人员在周家井做调查时,无意中拾到一枚“石斧”,经专家考据系原始石器时代之物件,时间可推移几千年以前。据本地白叟们引见,他们在田间耕耘时,经常有人翻犁出“石矛”、“石锤”之类远古石器。建城池的仆人恰是看中这里的人气和适宜的天然情况才在这里筑城定都兴业。从整个古城布局上看,可见古代先人的慧眼识珠、伶俐聪慧和独具匠心。

  从古城墙脚下挖出的一砖一瓦、一瓷一片中研究猜测,很难断定建筑这座“城池”缘于哪个年代,省文物专家在视察古城遗址时捡拾到的一枚春秋期间的陶片,初步阐发,这座古城的构成至多有2000一3000年汗青,从古城的地形地貌和周边的情况阐发,很多先人的聪慧与独到之处令观者叹服。古城的灿烂岁月与汗青演变过程,跟着白云苍狗的变化与光阴的轮回,留给了今天的人们很多难解之谜有待于摸索研究的话题。

  柯坦镇古城“遗址”的发觉,惹起了相关部分高度注重,省、市、县文物专家三次亲临古城取样查询拜访,考古研究。本地县、镇两级当局对科学研究古城汗青、庇护古城遗址、求证古城遗址具有的可实性,组织投入了大量人力、资力,为揭开古城遗址的奥秘面纱和最终确认做出了不懈勤奋。古城遗址的发觉是庐江县几千年光耀文化和汗青传承的产品,对学术界研究庐江地区汗青文化、风尚情面有着极大的学术价值。

  运维:庐江县数据资本局地址:庐江县庐城镇塔山路266号(县政务办事核心3楼)

  运维德律风电子邮箱:手艺支撑:龙讯科技

(编辑:admin)
http://mamabubox.com/sx/89/